我先說結論,Fifi極適合三種人:

  1. 認為自己是老饕,喜歡好吃的菜。
  2. 白領男女,最好是約個小會或聯個小誼。
  3. 略懂設計、欣賞設計,亦覺得坊間lounge bar太如出一轍的人

我從來沒來過,但這名字如雷貫耳。女設計師開的,又取這個名字,擺明就是給些女生點個粉紅色氣泡酒講八卦的地方,好像不太適合我。都說過了我是粗人,喜歡喝啤酒。

無意間看到FB廣告,FunNow本月有啤酒買一送一的活動,刷了一下,看到Fifi也在活動名單內,兩瓶啤酒200有找,是應該給她一個機會?於是我腦內的小宇宙爆發了,我心內的海波浪高潮了。Happy Hour可是我在台灣夢寐以求的東西啊!雖然我很喜歡Hooters妹,但總不能每次想要happy hour都去Hooters啊!!!於是約了許久未見的妳,另請妳帶一個妹,我這邊也出一個男同事。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1.jpg

嗯,是還滿有設計感,不會很娘,走得進去。

那年我打球十字韌帶受傷,復原後妳最擔心我上下手扶梯。有次我不專心,摔了一下,妳生了好久的氣。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2.jpg

唔,好像真的設計師開的店,跟一般lounge bar真的差滿多的。

我們一起去過最接近此風格的是在曼谷,午後大雨被濕透的那天。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3.jpg

Fifi這次的優惠是啤酒買一送一,天氣熱,二話不說先請服務生趕緊上酒,等不及我跟妳敘敘舊。

這幾年我們一直用忙碌當藉口,但我知道妳有些話一直沒說。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4.jpg

妳說這裡的菜好,有當年妳家巷口小館的味道,迫不及待想讓我嚐嚐,順手點了椒麻淋雞、湖南回鍋蛋、鹹蛋黃脆花枝。一般炸的椒麻雞或涼拌雞,底下鋪的往往是雞肋的豆芽菜,若是這樣我會先扣十分。但Fifi的底層是小黃瓜,深得我心。至於招牌脆花枝,並不是坊間將花枝裹粉丟炸鍋後,泡到稀哩呼嚕的鹹蛋黃汁裡;而是下鍋前先將其裹上鹹蛋黃,不濕亦不膩矣。

 

不知什麼緣故,現在我倆不約而同都對厚重的粉皮提不起勁了。 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5 (1).jpg

酒過三巡,四人把三盤菜吃光了,卻又還少了些什麼。妳點了個我最喜歡的乾煸四季豆與菜飯。非常喜歡乾煸四季豆,但外出已很少點,主要是外頭小餐館沒有掌握最簡單的精髓 – 「乾」與「煸」,菜名既有,實難得之,不知道是年輕廚師火侯還是功夫不夠。Fifi做出的乾扁四季豆恰到好處,我們連肉末與蔥蒜末都拿來拌飯了,簡直就是點四季豆還贈送蒼蠅頭。

忽然想起妳第一次看到蒼蠅頭這菜名,直呼害怕、驚恐不已,說我點了妳就要走人,令我哭笑不得。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7.jpg

Fifi煎餅則應是男女老少都會喜歡的東西,與北方館子裡的豆沙鍋餅做法不同。

不管多麼好吃,妳和姐妹聚餐時,總會外帶一片甜餅給我。涼了軟了,我也是一口吃下。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8.jpg

懷念過去的我和妳,也懷念happy hour買一送一。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9.jpg

家裡管得嚴,我同事和妳朋友先走了,我倆轉戰吧台。

妳說起幾年前妳一直沒再提的那件事,笑著說我們都長大了。年輕氣盛時總會鬧脾氣,喜歡把話說死,也不喜歡聽我解釋,就像Fifi的椒麻淋雞一樣,又酸又辣。

話少說了,心裡頭自然憋悶了,如剛才的四季豆般。但不管怎樣,我們仍有最大公因數,回憶仍舊是甜的,像妳永遠刻意為我留的那片Fifi煎餅。

原來我對妳們都有誤會。

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10.jpg //cdn.funnow.com.tw/images/oblog/101a11.jpg

時光隧道般的電扶梯帶我們踏出了Fifi,仁愛路的夜景與她沒有違和感。我與妳相約下一次,可能也是在這兒,畢竟台北happy hour難尋,曾經聊得來的人亦難尋。

FunNow 預訂,免排隊、享優惠,再折 100 


FunNow瘋哪裡粉絲團

iCheerFun粉絲團

【FiFi茶酒沙龍】

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四段15號2、3樓